随意

(试图)双修的辣鸡

基本无洁癖 没节操什么都吃
反正就是沙雕一个
淡圈很快 写文很慢


接群里 @再不睡真的就要狗命不保了 的厌恶疗法刀的强行甜
写的特别糙希望不要太嫌
ooc 辣鸡文笔预警
(其实是混更_(:_」∠)_

利刃掀起的气流像是要割开皮肤,柒多半能躲开,但关心则乱,伍六七还是要拿血肉做柒最后的盾牌。

背后皮开肉绽的痛处不敌怀中的温度,生理性的泪水把视线糊住了,伍六七疼得整个人蜷缩起来,一只手环在他腰侧,可他感受不到。

柒背着伍六七心乱如麻,以他们现在的状况他只能做简单的包扎处理,可是理智告诉他这只是聊胜于无,他平时并不关注的细节现在成为另一种折磨。一个人失血多少会晕厥?伍六七他昏迷多久了?按照现在这个出血量,他还能撑多久?

如果他们不能及时赶到,他会不会……

死?

作为首席刺客,他什么都知道,就是不知道怕死。可是现在却有一种莫大的恐惧侵蚀着柒的心脏。

“柒……咳咳…咳……”

柒记得那一刀没伤到内脏,可伍六七现在却咳的让他胆战心惊,看来他还受了别的伤。柒已经把速度提到最快,所以他现在能做的就是把背上那人背得再稳一点。

“怎么这么疼啊……你平时…都那么疼吗?”

伍六七感觉液体在往上涌,嘴里全是血味。体温从背后的伤口迅速流失,可伍六七突然觉得轻松,他看着手上那个发圈,感觉电击、皮筋带来的疼痛的烙印在回光返照里迅速消融,他还是果然还是无法杀死那些爱。

能死在他背上,也算值了。

“我啊……我其实……”

特别喜欢你来着。

“七?阿七?伍六七?”

伍六七醒来时,应该是麻药效果消了,只觉得浑身上下都疼的要命,他一时间反应不过来自己是谁、自己在哪。

要糟,不会又要失忆吧?

突然有一只手抚在他颈侧,突然有一双安安静静的黑色眼睛进入伍六七的视野,那么熟悉,那么与他相像,里面曲折着和他同样隐晦而幽深的温柔。

那一刻心脏像是要背叛曾经的治疗、那些日日夜夜的压抑,重新剧烈地跳动起来,无法控制,颈部激烈的脉搏出卖了他。

那双眼睛的主人问:

“你之前想说什么?”

end

评论(12)

热度(6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