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意

(试图)双修的辣鸡

基本无洁癖 没节操什么都吃
反正就是沙雕一个
淡圈很快 写文很慢

[柒七]囚笼

深夜60分(其实是180分)主题是囚笼
ooc以及辣鸡文笔预警
(真的辣鸡 我在写什么jb玩意
一个摸鱼鱼
名字不想起

伍六七今天要接任务时,柒说什么也不让他去了。
柒冷冷地扫视了一下,蓝羽鸡立刻噤了声,可伍六七刚刚醒,丝毫没有注意到柒恐怖的眼神。他随手理两下披散的头发,用黑色辫绳扎了起来,然后重心不稳地扑在试图拦住他的柒怀里。
“靓仔,别闹,大保你刚刚说什么?” 伍六七揉揉眼。
鸡大保战战兢兢地递上照片。
柒见拦截无望,只能改口说:“那好,我我跟你一起去。”
伍六七:“好。”
他估计还没明白自己在说什么。柒对着伍六七,尤其是拿现在这样的迷迷糊糊的伍六七毫无办法。柒从学做刺客起一路厮杀过来,不断变强,杀不动的人越来越少,怎么也想不到有一天会有一个人成为他的桎梏,以这样的形式。

“什么?”
伍六七一脸震惊,桌上的另外两人以不同意味的沉默向伍六七传达同一个意思:没错,你自己答应的。
柒仔你一定是趁我没睡醒给我下的套,鸡大保你居然联合他一起来坑我?伍六七沉痛地发出谴责,说到一半却说不下去了,因为柒正直勾勾的地盯着他,脸色有点沉。
“我怎么套你了?”柒用眼神示意伍六七那一身的伤,语气有点凶。
伤成这样还要去,当你男朋友是不存在的吗?
“那……那好。”伍六七低着头避开柒的视线,假装把兴趣转到了食物上。太灼人了,幽深又炽热的,仿佛不属于前首席刺客的视线。
鸡大保表示我一只鸡喔?为什么要给我喂狗粮?

直到现在伍六七真正确认让柒一路跟着他是个错误。现在他几乎处于被两面夹击的境地,一边要和目标人物周旋,一边还要拦着柒让他别动手。
真是再困难没有了。
伍六七很清楚这种情况他还能招架的住,完全是因为是他伍六七,柒并没怎么出力。可是他也看得出,柒不想再陪他玩儿下去了。柒平日里安静的黑色眼睛稍泛着红,里面盛着一片冷冽的杀意。
这才是刺客。
柒刀已出鞘过半,伍六七拦不住了,情急之下摁着柒的手,另一只手抱住柒还在土里滚了一圈。今天晚上衣服我洗,求你现在不要暴揍我。伍六七的脑海里飞快的略过这一句。
然后他就不择手段地亲了上去。
柒在江湖游走多年,什么手段没见过,可这个操作实在是太骚了,柒有点震惊。伍六七稍触即放,然后飞快地说:“你别动手,在这等我。”
然后就爬起来跑去和目标人物战成一团。

等伍六七回到原处,那里早已空无一人。虽然这是正常的结果,但伍六七还是有点失落,他在原地转了几圈,不知道到哪里去找人。
柒生气的原因他也心知肚明,刺客本该无心,刀尖指向谁,与刀无关。*天下刺客里只有他做什么真性情,伤着自己却不曾杀一人。
身后有人攥住他的手腕,伍六七认出来是柒,也不挣扎,任对方把自己按在地上。甚至还打了一声招呼:“哟,我就知道你要来找……”
柒有些粗暴地咬了咬伍六七的嘴唇,然后用一个黏腻的吻把伍六七的话都堵了回去。
“呼……哈……松开松开咱别在这发情行不?”
这只是一句调情,但柒现在不知道怎么接这句话。
今天伍六七去“行刺”,柒跟着他时,有一种微妙的熟悉感。自从意外遇到伍六七,柒就再也没杀过一个人,这个小岛上的生活安逸如桃源,一支致命的尖刀在这里显得无所事事,更多的是伍六七,在他身边待久了,会觉得那些淋着血的夜晚像上辈子的事。直到今天他准备去杀人,那些重复过无数次的过程,就像蚀刻在灵魂上的本能迅速苏醒,就连挂在腰间的刀都仿佛在颤动,叫嚣着要饮人鲜血。
可是伍六七却拦在他面前。
混乱,疼痛,压迫,穿刺,血液,追兵,金属碰撞的声音,冰冷的露水
柒真的要动手,没谁能拦他。可是伍六七抱住他的时候,柒却突然不想再做什么了。
就这样吧。
嘶吼的野兽永远不可能变成温顺的兔子,但是他有了困住他的囚笼。
谁叫他愿意呢。

鸡大保:所以为什么这次又失败了?

*改自刘慈欣的 指向谁,与枪无关(希望我没记错
写的很烂 没表现出来想表达的意思 反正就是瞎瘠薄写

评论(4)

热度(6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