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意

(试图)双修的辣鸡

基本无洁癖 没节操什么都吃
反正就是沙雕一个
淡圈很快 写文很慢

[柒七]戈尔迪乌姆(2)

注意:

ooc 垃圾文笔预警

是个穿越烂梗

因为原作提的太少所以一切原作没提到的都是我在瞎瘠薄乱编

私设多如山

对了我还打斗苦手呢(泪流满面

 

 

 

第二章

伍六七虽然有心围观,但柒瞬间看穿了伍六七的意图,眼神警告了一下,伍六七只好继续守着他的火锅,还是没忍住多嘴了一句:“你早点回来。”

没回应。

扑街仔跑那么快。

伍六七心不在焉地拨弄着锅里的肉,心里直发愁,他打听了快半个月,要是想要回到他自己的时空,目前唯一确定的方法就是去斯坦国碰碰运气。又是斯坦国,现在他还和目前正活跃的玄武国首席刺客长着一张一模一样的脸,而且没有对方的武力值,去了不被打成筛子才怪。而且他等了半个月,也没有任何要穿回去的迹象。也就是说,现在他能不能回去全随缘分了。

还有,由于伍六七对着柒那张冷脸始终没问出来,他连现在现在到底是什么时候都不清楚,只知道回到了比两年前鸡大保见到他还要早的某个时间点。一天,也有可能是一年之后,发生了某件事,让柒失去记忆,去了小鸡岛。

由于柒这段时间没有任务,两个人大多数时间都待在一个屋檐下,就伍六七目前对柒的一点了解来看,柒不可能放着好好的首席不做,总不能这就退休养老了吧。

鸡大保把那把刀交给伍六七的时候,伍六七急着回去,没听两句就走了,柒是怎么到了那个岛的,伍六七毫无头绪,不过估计也不是什么好事。

而柒这个人,相处一段时间后,伍六七刷新了对首席刺客的认知。伍六七发现柒心情好的时候也会冷着脸和他斗嘴,有起床气,喜欢喝茶(还是伍六七带的),不喜欢晒太阳……所有人都会把首席刺客看做全天下最锋利的一把刀,而在伍六七这里,柒不是暗夜里的影子,是一个鲜活的人,是他自己。

伍六七正在胡思乱想,柒已经悄无声息的从开着的窗子进来了,从伍六七背后伸出手,把一罐牛奶放在伍六七面前。

“你怎么回自己家也走窗户……等等怎么这么快?”柒的突然出现把伍六七下了一跳,柒仿佛只是出去散个步,连一身衣服都不用换。

“一单小生意。”柒把千刃放在刀架上,跑去厨房沏了杯茶,端在手里。这茶是伍六七一时兴起买的,他不喜欢,柒到觉得不错。

“那你的报酬呢?”

“玄武国的人也用银行卡的。”

这就是排名第一和一万七的差距啊,伍六七欲哭无泪。

“这么方便,钱多事少离家近啊。”

“不,有时候要出差。”柒抿了一口茶,“怎么,你也想当刺客?”

不好意思我还真是。伍六七把这句吐槽拿块香菇就就咽了下去,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居然被这个前·锯嘴葫芦给噎着了。

柒瞧着一脸不忿的伍六七,有点好笑。伍六七不适合做刺客,柒想象不来这个正对他笑着的人浑身染血宛如罗刹的样子。不过,也有人这样评价过他自己,说他不适合杀人,可他天资极佳,一片空白的背景,做刺客最好不过。而什么合适不合适,都抵不过活着。想到过去,柒只觉索然无味,就算全都忘记了,也是幸运多于不幸。

伍六七被辣的不行,喝了两口牛奶又愉快地继续作死。柒看着这个画面出神,不知不觉喝完了茶,那些不快也暂时散去。

伍六七见柒茶杯一放就要走,招呼:“谢谢啊靓仔,牛奶很解辣。空腹喝茶对身体不好真的不来点吗?你不食辣的话可以尝尝白锅?”

“不了,你继续,吃完收拾下。”伍六七这么投食下去简直没完没了,柒怀疑这样下去首席地位要不保了。自律的刺客拒绝了投食,并决定明天要开始增加训练强度,然后带着“伍六七今晚没吃饱吗为什么现在要吃这么多夜宵”之类的问题回了卧室,嘴角带着点不甚明显的笑。

这间屋子里住的另一个人,总算让这里有了点生气。

伍六七见柒带上门,放下筷子,观察着火锅底料上咕嘟嘟冒的泡,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刚刚想到哪了。

算了先不想这么多,没有方向,不如顺其自然,走一步算一步吧。伍六七收拾好餐具和茶杯,躺在他的专属沙发上(柒:我这只有一张床,要不你先凑合一下?),搓搓肚子上的肉,突然想知道首席刺客知道自己未来这么懒散,会有什么反应。

第二天两人都表示不想做早饭,于是二人在门口的一家早点摊坐了下来,柒醒得很早,早点摊上还很冷清,在这里坐一会,就能看见一个城市渐渐苏醒的模样。早点还没上来,伍六七等了一会,还是问了那个幼稚的问题。

“你几岁啊?”

柒递过来一个看白痴的眼神,不过他刚刚从起床气中清醒过来,还是有耐心的回答了一个数字。

跟伍六七呆半个月都要消耗一年份的耐心,柒有点心累的想,但是对着伍六七,他又提不起什么火气来。

比自己小三岁,也就是说一年后一定发生了什么,彻底改变了柒的人生轨迹,让“柒”变成了“伍六七”。首席刺客和大保健理发师兼刺客,究竟哪一种生活更好,伍六七无从辨别,直觉告诉他这件事很危险,但是伍六七现在只想度过这个清晨,然后想象一下柒被告知这件事的表情。

还有一年的时间琢磨怎么办,伍六七从没考虑过那么远的事,深谋远虑不是他风格,见机行事才是。

所以他又开始日常话痨:“没看出来你居然喝甜豆浆。”

“我也无法理解咸豆浆的存在。”柒回了一句,看了伍六七碗里的内容物一眼,马上移开了视线,就差在脸上写上嫌弃二字了。

“不要看不起咸豆浆啊。尝一口你就知道了。”

柒赶紧把碗往后挪挪,护住碗。

“敬谢不敏。”

明明是同一个人为什么会有不同的口味啊。伍六七还想说点什么,抬头却看到柒的眼睛里带着冷意。

柒眼睛一眯,把汤勺丢了出去。金属与陶瓷摩擦的细微声音,融入了这个看似平静的早晨。一枚小小的飞镖钉在桌子角。

伍六七本能地想回头,却被柒抓住了手。“别看。”

柒攥了一下伍六七的手,追了过去。

刺客一般行事低调,大庭广众下动手,要么是要当众刺杀,而对于柒来说,则更像是要把他引过去。

至于伍六七,应该和他没什么关系。柒虽不嗜血,也不是什么善茬,唯独伍六七这个普通人,柒不想叫他牵扯进来。

果不其然,他听到伍六七在他身后喊:“还没付钱啊喂!”

好容易搞定早点摊那位大妈,伍六七开始考虑变成什么好。

“百变gaiba蛋”

五分钟后,伍六七精准降落在柒身后的一堵矮墙上,勉勉强强听见柒与一人的交谈。

还好没打起来,就算知道柒是圈内最强,看柒那些高危操作还是让人心惊胆战。

“……是的,主要就是向您传达这些。”那人不卑不亢的行了一个礼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柒露出一个揶揄的笑,但是眼底却没有一点笑意。“带我问问他老人家,什么时候管的这么宽了?”

眼瞅着一场谈话就要结束,那人却突然动手,可是伍六七剪刀都没拿出来,柒却以逼至那人身前,刃口轻轻切近颈部的皮肤,在动脉周围徘徊。

生于忧患死于安乐,领教了,不过这点道理还用不上你来教。

柒收了刀,确认那人已离开了,然后对墙上那只还在装傻充楞的麻雀招呼一声:

“走了。”

 

Tbc

 

 太困了所以今天比较短

我写的都是什么玩意啊既ooc又不甜唾弃自己不好意思找大家要小红心小蓝手了诶

走了柒哥惨兮兮路线(什么 因为我觉柒七既然是一个人,那性格上应该有相似点。伍六七对于刺客的看法是中性的,他的行事更偏向以自己主观的判断,而非道德或者刺客的准则,既杀掉雇主叫他刺杀的人,而且七七很善良的,在原作里一个人都没有杀,所以我猜柒也不是为了当刺客而成为刺客的,他应该也有他的背负吧。

(以上都是沙雕lof主的胡乱分析)

希望下一章七七可以掉马甲(什么

感谢看到这里的你

评论(14)

热度(3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