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意

(试图)双修的辣鸡

基本无洁癖 没节操什么都吃
反正就是沙雕一个
淡圈很快 写文很慢

[柒七]戈尔迪乌姆(1)

注意:

ooc 辣鸡文笔

是一个穿越烂梗不喜勿喷



第一章

海边的空气总是带着股腥味儿,但无论今晚的海风如何吹刮,都无法遮掩这个小码头上沾染的血腥气。

人太多了,多得不像样,还个个都有两把刷子,玄武国再怎么卧虎藏龙,也不会就找巧不巧的有一窝子高手聚在这个僻静的码头上,给他杀着玩。

柒利落地宰掉了最后一个敌人,用刀鞘撑了一下,才没有狼狈地跪在地上,他甩了甩刀上的血,归刀入鞘,然后就体力不支地在一堆未凉的尸体间坐下来。温热的液体从颈动脉的切口间喷发而出,有几滴溅在柒脸上,他无暇去管,衣服也被血浸透,更糟的是,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来自他自己。

不能再拖了,既然有人想在他眼皮子底下玩个把戏,那难免不会有什么后招。柒从与人厮杀的节奏里回过神,痛感骤然变得尖锐,潮湿冰冷的夜风像要卷起海里的盐,撒进腹部的伤口。不过对于柒而言,疼痛使他清醒,严重的是失血,这让他浑身发冷,伴随着时不时的眩晕感。柒站起来,欲离开这个是非之地。

这时柒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响动,可他回头却没有任何物体高速向他飞来,只有一人蹲在他身后那摞破破烂烂的货物箱上,试图凹出个造型来,见柒盯着他,他还挥挥手,露出个笑来:

“那边那个靓仔,要帮忙吗?提供包扎服务,看你这么靓,免费喔。”

这是什么新的诱敌方式吗?

弱爆了。

柒盯了那人三秒,判断出对方既无杀意,又无威胁,收了千刃,快速离去了。

此时伍六七的心里一点也不平静,他打着打着就打到另外一个世界来了,探头就看到那么血腥暴力的场面,而刚刚大开杀戒的那个人……

先不说那张与他神似的脸,就说那把刀,哪怕一开始打斗时眼花缭乱的,不好辨认,可那人面对着自己刀出鞘一半时,总不能还看不清了。

没错,除非那把特别的、易碎的刀,世间还有第二把,不然那个人就只能是……

他自己。

他的过往,他的记忆。

他回到了过去,和自己相遇了。

虽然这个过去看起来并不是很美好,但伍六七奇异的没有感到太多的不适和恶心,那是他的他的人生,他的东西,哪怕与现在的自己大相径庭。伍六七现在只是觉得有点神奇,没想到鸡大保随口一句,真让他歪打正着了。他的身世确实与刺客有关,恐怕,关系还不小。那块令牌也有了解释。

见过去的自己要跑路,伍六七赶紧跟上,他在这个陌生的时空里无依无靠,不如抱上自己的大腿,毕竟看刚刚那场打斗,伍六七感受到自己的过去还是很牛逼的。

且方才与自己对话时,伍六七就注意到对方状态极差,再这么一耽误,伍六七着实不放心。要是一不小心把自己玩没了就不好了,伍六七给自己打气,马上见到那个杀气腾腾、把自己弄得一身伤的扑街仔,就算被用刀尖指着,也得把他伤口处理好再说。

对了,还不知道自己叫什么。

柒当然不会感受不到身后时强时弱的存在感,显然是那人有意遮盖自己的行踪,可在擅长反侦察的柒面前,实在有点不够看。快要到期的居所了,这个点暂时还用不着暴露,走进小巷深处,七忽然停住,手覆在千刃的刀柄上。

“贵干?”※

伍六七见对方早就察觉了自己的存在,只得从阴影中走出来,自己平日里插科打诨,瞎扯胡诌也不在少数,可对着这个冷着脸的自己,伍六七真是一个贱招也放不出来,搜肠刮肚就那么几句干巴巴的台词:“靓仔你冷静一下,要不先把伤处理好了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好好聊一聊啊……”

“不想死就让开。”千刃被推出一小节,让伍六七看到了那刀身上诡异的纹路。

“靓仔,火气不要这么大嘛,动肝火伤身体的,你怎么……”伍六七话说了半截,柒再无耐心,可视野却变得模糊,他晃了晃,一头栽了下去。

伍六七眼疾手快,忙把失去意识的“自己”捞起来,他小算盘打得好,现在却只有一个暂时昏迷的刺客压在他肩上,此外连个落脚点都没有。

伍六七背着七,背上渗进来的潮湿感宣告着刺客生命力的流失,一种前所未有的焦虑在伍六七心里乱窜。

可是他自己以前到底住在哪啊?

柒一睁眼,第一件事就是找自己的刀,还好他一伸手,就摸到了刀柄的质地。头顶是熟悉的天花板,日光透过纸窗,辨不清是什么时辰,腰腹部的痛感还未消去,柒坐起来,发现有什么压住了他的被角。

那是一个青年,看起来可能比柒大两岁,头发胡乱扎在头顶,一对硕大的黑眼圈挂在他脸上,他身着一件白色兜帽卫衣,一半脸埋在臂弯里,睡得正熟。柒扯到被子,青年动了动,抬起头,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,见柒正坐在床上观察他,他瞬间睁大了眼睛。

“你醒了?”伍六七揉揉眼,不由分说踉踉跄跄的出了房间。蹲的太久,腿都被压麻了。柒以为那青年要走,也没理,可没几分钟后,门口又传来脚步声。对方大刺刺的闯进来,扔给柒一个袋子,“红枣,补血的,尝尝?”

柒不予理会,直切主题:“你是怎么找到这儿的?”

“跟着感觉找过来的呗。”见柒简直要把“你糊弄小孩呢”几个字写在脸上,伍六七是真的委屈。他来到这一片的时候就有种熟悉感,稀里糊涂就找到了这儿,而且门一推就开了,难道是刺客走的太急忘了锁门么?伍六七也不大清楚这个原理,这叫他怎么解释?

“那你那天又怎么会出现在那个码头?”

“港真我也不知道啊,我……”

“那你跟谁是一伙的?”柒实在问不出点什么,就随口一问,烦躁地从袋子里拨拉出两个枣来,狠狠咬了一口。

伍六七真的是头绪全无,急中生智:“我跟你是一伙的。”

看了这绷带也是他绑的,柒抬手看了看,想赞赏一下对方的包扎技术。

伍六七见对方没再问什么,就开始自由发挥:“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伍六七,目前……”

等等,在一个刺客面前暴露自己是他同行好像不太好。伍六七移开视线,若无其事的问:“你呢?”

柒被噎住了一样的顿了一下:“柒。”然后他瞥了一眼伍六七的卫衣说:“大写的七。只是个代号罢了。”

“那你之前没有名字吗?”

“忘了。”柒轻描淡写地带过这个话题,又从袋子里摸了两个枣。

还挺好吃。

“那我就叫你柒?那什么,我在你这借住一段时间行不?我……”伍六七见他心情尚好,就准备跟“自己”打个商量

“行。”

我以前怎么老这么喜欢打断人说话……不是,现在的刺客都这么好讲话的吗?

“欠你个人情。”

柒察觉了伍六七疑惑的视线,含含糊糊应了一声,然后翻了个身,推开窗户就跃了出去。

“哎,你伤还没好利落呢!”

回应他的是刺客抓着那袋红枣,消失在伍六七的视线里。

任务算是完成了,柒总觉得其中有些蹊跷,他打算去问问清楚,可等他找上门时,却已人去楼空。

那晚的事暂且查不出什么东西,时间一晃,半个月过去了。首席刺客也曾与人合宿,但他发现让伍六七住进来,并不是加一套日用品那么简单。

按理说,让柒放下警惕并不容易,但对于一个错过了杀死自己最佳机会的人,柒实在提不起太多兴趣去提防。做到首席的位子,柒最明白,杀人,就是要心狠手辣,果断坚决,那个连杀条鱼都费劲的人,柒看不出对方能有什么能耐要自己的命。再说,柒养伤的那两天,伍六七他自己还上心。看着伍六七忙忙碌碌,柒想,算了,住就住吧,反正他多数时间要出外勤。

然后柒就在闲得发慌的半个月里,体验了什么叫碎嘴子。工作上的情报大多简洁明了,柒打交道的人里,一半是雇主,一半已成了他的刀下亡魂,从来没有人对他说过这么多话,柒真的想不出什么办法让对方闭嘴。伍六七除了白天“出去打听点事情”外,吐槽着“这首席刺客的伙食为什么这么差,你们没有福利啊”云云,但下了做饭的重任。要么给柒投食,要么就对其本人表现出极大的兴趣。要不是柒总冷着脸,一副不愿搭理人的样子,估计伍六七能刨出来一本上下五千年。

有时候柒被问的不耐烦了,就反问,你呢?这时伍六七就打着哈哈,说自己原来是一个小岛上大保健发廊的发型师,生意不错,还有个从小玩到大的朋友,天天一起傻呵呵的混日子。因为一些事,在海上漂了数日,才靠了岸。

“谁知道我刚踏进玄武国一步,就捡着个首席刺客呢,”伍六七贱兮兮地调笑,在柒扑过来之前变成了一颗榴莲。

柒:……

舒坦日子当然不会太久。夜半,柒突然睁开眼,见一只信鸽落在他桌上,正要冲伍六七留给他的点心啄一口。

伍六七听见开门声,习惯性的撩了一句,“哟靓仔,半夜饿醒了?过来过来吃这个,红锅里我辣子放的太多了。”

见柒没什么反应,伍六七的视线终于离开鸳鸯锅,他转头就看到了整装待发的柒,一时间没了词。

“不了,”柒勾勾嘴角,“今晚有任务。”

tbc.

对不起超级ooc的(倒下而且第一章把柒哥写的弱了orz剧情,剧情需要

反正写的很烂请大家不要留情的鞭笞我

没错名字的灵感来自大佬的乌比莫斯

我现在就像让他两睡一张床啊啊啊

※为了方便阅读(和码字)所以柒哥的话都用普通话写了,大家就当是字幕吧(x



评论(4)

热度(5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