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意意意

啊 我就是个小透明w

诶嘿开个坑

#缸中之脑#



居然让这群杂种闯到实验室里来了,我被子弹逼在桌下脱不开身,只能用疼的不停颤抖的右手握着枪咬牙切齿。


说实话我并不是很擅长用枪,天天窝在实验室里观察我心爱的试验品让我的身体都快锈光了,所以说不定我的救援还没来我就横在这儿了。枪声伴随着玻璃破碎的声音在我的脑子里搅来搅去,思路变成一团浆糊。

突然周围安静下来,我做了一个使我之后觉得自己当时蠢弊了的动作,稍稍探出头,一颗子弹就擦着头皮飞过去,一声闷响,有什么东西碎了,不详的预感,可是我都来不及看到底击碎了什么,就赶紧缩了回去。

怎么办,可能真的撑不下去了。我揉了揉太阳穴,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,脚步声一点点逼近,该死的,支援怎么还不到?都卡在红灯上了吗,还是堵车了?




当我这么想时,上方那个预定的通风口挡板终于被踹了下来。

_______


把那帮人清理掉也没花多久,不得不说专业的就是不一样啊,形势反转的很快,但是没捉住活口,真可惜,无论是从他们的嘴里榨出情报还是提供新的小白鼠,这两样都落空了。我还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打开实验室的门的,但是我至少可以知道,我现在不安全了,不,说不定很久以前我就不安全了,鬼知道这里的安全检测怎么通过的。





所以我必须从这里搬走了,我还是挺喜欢地上那个院子的,尤其是躺在那棵榕树下的躺椅上,喝着茶想象着榕树的根系钻进我的实验室里,那真是一种享受。当然这种事最好不要发生,可是我也许连烦恼这些根系的机会都没有了。我有一搭没一搭的想着这些无关紧要的东西,处理好伤口后,就开始收拾乱成一团的实验室。





唉,这差事真不适合我,我收了一点就摊在躺椅上,浑身都快散架。应该拜托救援人员的,毕竟他们只收完那群混蛋的尸就被我轰了出去,以“部分实验数据为机密情报”的名义。

well,这是我今天做出的第二个令我后悔的决定。

当我下意识看向我的实验品时我才发现,那个预感应验了,而且比我想象的要糟糕的多。

那个巨大的培养槽里,液体已经漏掉一大半了,还在从靠近底部呈放射状的裂纹缓缓的流出来。我的试验品,那个少年,正虚弱地靠在玻璃壁上,静静地望着我。我盯着他被培养液粘成一绺一绺的头发,一时不知道该想些什么。





其实我觉得没有更新了hhh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