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意

(试图)双修的辣鸡

基本无洁癖 没节操什么都吃
反正就是沙雕一个
淡圈很快 写文很慢

【undertale/sf】禁止燃放烟花爆竹违者罚款200

sans&frisk 同居,我要发糖。给我的小猫头鹰 @夏蕈 的新年贺文(既然生日贺文没赶上那么就…….

继续我的中国风(什么

私设多如山,我已经放弃治疗了

啊就随便看看吧

反正,就过年嘛,挺高兴的

 

“sans,papyrus说他来不了了,今年就我们俩……”sans听到frisk的声音伴随着钥匙在锁孔里转动的咔咔声,从玄关传过来。他在沙发上一个翻身,差点打翻了饼干盒子。

别!他昨天才擦好的地!sans不跟frisk住在一块不知道,frisk平时眼睛眯眯的,大扫除的时候不仅一身的干劲,眼还贼尖。光是客厅就花了一个下午来清理,地面都要反光了frisk才罢休。拜她所赐,sans觉得一身懒骨头都要散架了,今天一点也不想动,窝在沙发上,一个上午的时间就飞快地划过。

 

frisk一大早就跑出去买东西了,sans一醒来就没看到她人影,只在桌上看到一兜子煎饺,还温热,旁边一盒牛奶,贴了张便签,上面是frisk有些潦草的字迹,可能是早上走得急吧。

——早饭在桌上,要睡回笼觉吃完再睡,昨天大扫除搞的太晚了,还有些东西要买。

早安,sans    —v—

你的frisk

一旁的笑脸画得可爱,虽然还是眯眯眼,但sans觉得没那么困了。

草草吃了点东西,sans捏着那张便签,倒在沙发上,上面堆了一小堆垫子,sans只觉自己的骨头要陷进去了。这字体实在与frisk那副温温和和的样子不太相符,棱角明显,倾斜了一些角度,有点点不整齐。第一次看见的时候,sans还觉得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,而在见识了frisk的“来吧让你看看我的极限”之后,sans非常真诚地表示,frisk你该练练字了,并在她生日的时候送了一支钢笔,而在钢笔尾部刻了小小一行自己的名字,frisk估计还没发现,这些都是后话了。

仔细看发现frisk还真练习了一段时间,便签上也是用sans送的灰色墨水写的。内容有点幼稚,因为sans跟frisk强调许多遍了,他可是个魔法生物,本身由骷髅组成就很不可思议了,不需要用人类的、科学的标准来衡量他。他真的没有人类的消化道啊胆汁啊那一套,但frisk还是执拗地要他吃一日三餐,早睡,就差拉着他晨跑了。

“well,kid,你要相信我,我要是真的跑可以甩你三圈。”

“但是你不是肯定不会丢下我的吗w” frisk的笑容里有些狡猾。

“这点你倒是没说错,但是你可以不要一边把青菜挑出来放进我碗里一边说这种话吗?”好吧,他正在恋爱中,他们,这样子撒撒娇,没什么大不了。sans揉揉不存在啊眉心,在心里连自己也没有注意到地窃喜。

 

frisk一进门就看见手忙脚乱地清理饼干渣的sans,他拍了拍沙发套,然后趿拉着拖鞋跑过来,接过frisk怀里的纸袋。“wow,你是准备晚上大干一场了?这么多食材?”sans朝袋子里看,不出意料地得到了frisk的回答。

“有些还要拜托sans啦。”frisk双手合掌,微微摇晃的发梢和笑容,让sans说不出一句拒绝来。

“打打下手还行,你要是让我自己发挥,那我不保证它能吃。”sans耸耸肩,带上门。

frisk笑笑,知道这是sans同意了。她取下围巾手套,把手放在嘴边吹气。“外面真的好冷啊,街上人好少,大家都待在家里吧。”她兴致勃勃,“这样我们晚上说不定可以出去玩!”

虽然sans并不是很介意,但是天天待在屋子里的生活真的会很无聊吧。怪物打破了人类的魔法封印,这并不代表可以打破人类和怪物之间的隔阂就可以这样被打破。带着sans开始了东躲西藏的生活,frisk不确定这样是否正确,但是她能确定的是她从不曾后悔。不同物种之间的和平相处真的很难吗?那她frisk就做个带头示范吧。frisk的指尖轻轻收紧,并把“怪物先生正在和自己谈恋爱”这样的前提忽略的一干二净。

 

sans注视着frisk,没说话,这个时候他就有一点点可惜,自己不是人类,可以攥住frisk的手,分享一点温度。不过这个想法转瞬即逝,作为一个怪物,即将和一个人类,度过人类的节日,融入人类的生活,这是他骨生里前所未有的事情,就算是个懒懒的骨头,他也不得不说,他很期待。

 

就这样吃了午饭,一下午都在料理食材。空调开的有点久了,空气干燥又让人闷得慌,frisk打开窗户,冬天冰冷的风灌了一屋子,转头一件外套就丢了过来。

“sans,我好怀念地下那个壁炉啊。”语气惆怅,但frisk手里的动作倒是利落干净。

“这小公寓里装不下吧……”sans环顾了一下四周,“什么时候回toriel那边看看呗。”虽然地上的环境他并不太熟悉,但找一条通向“家”的捷径这种事怎么会难倒sans呢?sans开始盘算,丝毫没发现这个场景充满了见父母的既视感。

 

“按照这里的习俗,晚上还要做鱼啊。”frisk翻着手机页面,面对两条滑溜溜的鱼束手无策。这时sans接过了这个麻烦,他从frisk手里的拿过刀,开始钻研。“这个,”他示意一下刀口,“看你拿着总觉得怪怪的……等等,翻一下界面,触屏这种东西简直是对骨深深的恶意。”

frisk站在旁边拿着手机,负责观察sans的刮鱼鳞大业。这个场景让她觉得,怎么说呢,那个在她踏入一片雪域里,遇到的第一个…骨,但sans一开始那种帮助着她,又始终带着点距离,带着点警惕的态度,她还是能感觉到的。虽然她最终还是通过了考验,也成功打开了封印而不去以伤害谁为代价,但是,但是,能达到和sans站在厨房里,给他翻〇度一下的程度,还是让她觉得……

神奇。

 

一人一骨折腾了半天,总算是开饭了,天色早早地暗了下来,只留了一线橙色沿了地平线,从窗户里看,竟然让人觉得有点暖和,像极了从地下出来的那个时刻。两个杯子摆在一起,在sans的怂恿下,倒了低酒精浓度果酒。frisk喝得脸红红的,眼底是清明的,情绪却十分高涨。

“干杯!”“新年快乐,kid”

 

以sans端上来的甜品,以及frisk略震惊的表情“sans你居然会这个,你什么时候去洗技能点的了吗?”作为收尾,这顿饭吃完了。两个人一起歪在沙发上,电视开着,虽然没什么意思,但气氛很好,就无需在意这些细节。frisk一看就知道是平时从不碰酒精的乖宝宝,一杯果酒喝的她有点晕乎乎的,动作带上了可爱的笨拙。

“sans,”她靠过去一点,稍稍硌手的指骨被她抓着。“过完今天我就十八岁了诶。”

“哦?所以呢?”sans反手握握frisk的手指,只觉得自己快要生出一颗人类的心脏,被frisk捏住,可以感受到血液的流动奔腾。

“所以我就能做一些之前做不了的是啊,比如……”frisk摇摇头,发尾挠得她有点痒。“……比如,考个驾照什么的。”她突然向着天花板的灯伸出手,姿势仿佛要去摘一颗星星。

sans严重怀疑frisk现在神志是否清醒,喝一小杯果酒,应该不会醉吧,不会的吧。

frisk终于放下了她的手,开始掰着手指数他要给哪些人写新年贺卡,并把要怎么寄过去这种事无视掉。谢天谢地,他不用再盯着frisk手腕的曲线看了。

“……papyrus,对,他现在和alphy他们在一起,跟我哭诉自己天天就像一百二十瓦的灯泡一样闪亮。还说要来我们这边玩……”

唯一的区别就是papyrus从一百二十瓦变成九十瓦了吗?sans心里冒出来这么一句。

“……chara,我好久都没见到她了。”感受到氛围稍稍一变,frisk笑了出来。“你们两个不要这么看对方不顺眼啊,不就是打了一架吗ww”

岂止是打了一架啊。

 

sans一抬眼的时候,发现时针已经靠近“12”了,他把frisk拎小鸡一样拽起来。

“你不是要出去吗?”说着开始帮frisk围围巾。

好容易把frisk全副武装起来,sans拉着她,开了门,从楼梯上慢慢往下走。frisk眼里还有些迷茫,但还是乖乖由着他牵着。两人就这样走到街上,灯火通明,街灯的颜色铺在路上,每个窗子里都有一个故事。

Frisk跟着sans走,发现周围慢慢暗下来,能看到sans眼里的莹莹蓝色。

“frisk,我带你放烟花吧。”sans露出一个笑容。

???sans他从哪搞的这东西?frisk还没想清楚,就看到一团火焰从sans手中燃起,不是平时的蓝色,而是橙黄色的。

”来吧,这个魔法我练习了好久的。”

sans拉住frisk的手,让她抬头看。几朵小小的烟花,绽放在冬日冷寂的夜晚里。

”新年快乐,frisk“


结果这两人差点被执法人员抓了(。

啊,写的好糙,希望小猫头鹰喜欢吧ww

大家新年快乐啊www

评论(9)

热度(44)